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用仁爱温暖他人心房

发布时间:2015-08-21 08:50:49


我叫曾彦,大学毕业后,我怀着一颗公平正义之心选择了法官职业,就意味着选择了清贫、责任、担当和坚强。在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从事刑事审判工作整整10年了,我依然怀着一颗赤子之心,面对不公平我无法冷静,面对恶势力我无法不愤慨,面对强权的压力我无法妥协,面对弱势群体我难忍一腔热血,这是我的情怀和良心。

  “曾法官,我东拼西凑实在是拿不出很多钱,我都把自己的养老钱拿出来了,现在就攒够了30多万元,如果实在是调解不成,还是算了吧,就让孩子在牢里多呆呆吧。”仍记得十年前,未成年犯父亲李明涛(化名)在庭审后跪地含泪痛哭、满脸无奈的样子。

  这件事还要追述到在2014年9月30日一个夜晚,17岁的李丹(化名)和朋友在某KTV唱歌喝酒,直到凌晨2点,李丹酒后驾驶一辆无牌照摩托车在回家的路途中闯红灯将正在过马路的行人夏莉撞到致死亡,交警认定是李丹负全部责任。这是我到南岸法院办理的第一件以交通肇事罪并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

  当时,我觉得李丹才17岁,年龄小、不懂事犯下错误,所以我想尽量做对方的工作,取得家属的原谅。面对犯罪嫌疑人家境贫寒,几乎没有什么财产可供执行,我想到了安抚被害人家属。“你要考虑对方的家庭情况,我判再多,你拿不到钱有什么用?现在夏莉也走了,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她的生命,面对现实吧。希望你原谅这个孩子犯下的错误。”这番话说得夏莉丈夫低头不语。终于,在我一遍又一遍耐心地劝说下,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李明淘代李丹赔偿40万元。

  那是两年前,我承办的一起李秀涟(化名)因怀疑其妻子有外遇而将其妻杨凤意打成轻伤,其妻杨凤意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

  结果,了解到李大哥的妻子杨大姐在参加社区舞蹈队的时候认识了一名姓张的男人。有一次,他们一起跳舞,姓张的脚被扭伤了,是杨大姐把他送回家,估计就被左右邻舍看见了造谣胡乱说搞男女关系,所以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杨大姐,你看在自己小孩、他年老父母的面上,别要求那么高的赔偿,毕竟这个男人是太在乎你了,处理方式不对,但未来日子你们还是要一起过下去呀。”这一天,我又把杨大姐也叫到了法院,苦口婆心地教育、劝导,直到晚上八、九点,没有来得及吃晚饭。杨大姐那天晚上还说得好好的,后来,她又反悔不让步了,这时候,让我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第二天,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悄悄地把眼泪擦干。“你别着急,有什么结没有打开,我慢慢给你说,我们毕竟都是女人……”重新开始调解。最终,经过我的耐心教导,妻子杨凤意同意在被告人李秀涟经济承受能力之内进行赔偿。

  我只是千万法官中最平凡的一员,没有显赫的头衔,没有耀眼的舞台,没有光鲜的外表;我只是大众中最普通的女人,需要依赖,需要扶持,需要风花雪月。当我选择法官职业时,我愿意承担各种压力、偏见,我从来不抱怨、从未后悔、从未动摇,在群众正义得以伸张时我得到了满足,在弱势群体得到保护时我感到欣慰,在犯罪分子得到严惩时我享受了骄傲。一年又一年,我审理了一起又一起的案件,奉献青春、抛洒热情、淡泊名利、清正廉洁,这就是我不懈的职业追求。

作者单位: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乔瑞锋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hnyl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