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三十年的距离

  发布时间:2016-06-28 17:43:04


    知名书法家张志和师从启功读古文献博士,自1992年直到2004年启功先生去世,整整十二年,张志和陪伴恩师左右,厚积古文字底蕴,研习传统楷书之美,在导师启功老先生的指导下,终成一代书法大家!

    三十年前,我们曾是许昌学院中文系的同学,上大课时同班,记忆中,志和大哥稳重内敛、沉默少言,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当时中文系有好几位师生都写得一手好书法,李德平老师、高宇平老师,还有我们班的景伟。。。。。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再次见到老同学时,志和大哥已成蜚声海内外的书法大家,他的作品常被当作国礼,赠送国际政要。2009年,他的楷书作品《沁园春。雪》,被人民大会堂收藏。他的书法作品《兰亭叙》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神舟六号飞船搭载他书法“飞天梦圆”及诗作“琼楼玉宇竟如何,且载神舟问嫦娥。苏子若知今日事,应削旧词赋新歌。”

  该作品已 被国家空间科技博物馆收藏.

为迎接建国60周年,他创作的长十八米、高近四米的书法巨制《中华颂》悬挂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专家们评价该作品为一件绝品佳作。

      当年的师兄如今已成大师!

   叫他大师,他会谦虚的笑笑并加以制止。但内心深处,我依然尊称他为大师。

      有人评价他的书法:疏朗豪放,安雅洒脱。看他的书法,能从中感受文化传承的脉络,有一种文化的力量和汉文字独有的魅力。

   他的楷书秉承传统,端方大气,刚劲有力,点墨之间,独得神韵,笔画之间,尽得风流,汉字之美,撼人心魄。他的书法,亦如他的为人:宽厚平和,不疾不徐,舒缓有度,力透传统文化的儒雅,少有龙飞凤舞的狂狷,亦无天马行空的浮躁,字里行间,就能感知他在用心书写中国文化。

   楷书至他,是又一集大成者。他的书法成就,必定是书法史上的有一又座高峰,他的楷书,在启功之后,独步天下。而他也注定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重要的一页!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

      张志和先生坚持书法三十年,足以让人敬佩!

  昨天,张志和先生受许昌市政府的邀请参加三国文化活动来啦!

      研究古文献是他的专业,前天,张志和先生来许昌参加三国文化周活动,并且还带了他的研究文献,他发掘整理的一个新版本三国演义,上下两策的鸿篇巨制,在新书的扉页上,亲笔题书,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几个老同学惠存。

今年春节初六晚上,景伟邀请张志和先生吃饭,我和淑敏借着酒劲,向志和先生索字,撕下一片电话号码纸,先生玩笑般的题赠的几个字:红袖添香,有酒相伴!志和,丙申年初六日。巧妙地蕴含我的名字,信手拈来,别有生趣,先生智慧,令人佩服。

   我们很有创意的把这两句话粘贴在一起,成为一份特别的礼物.刚好是今年张志和先生给我们夫妻题的字,组合在一起特别有意义。那本张志和先生版的《三国演义》,我们会好好收藏。

当年的老同学都很优秀。每个人都选择了不同的人生轨迹。我们中的大多数,毕业后都工作生活在许昌郑州,有桃李满天下的,有仕途顺利的,也有继续读书深造著书立说的,算得上在各自的岗位上精彩。但惟有张志和先生成就卓著,传统楷书独领风骚,更有“飞天梦圆”会嫦娥的传奇。

   常常会想志和先生能有今天的成就,过去的三十年,他曾过有着一段怎样的岁月,寂寞苦读、伏案疾书、书香瀚海、探索思考,尤其跟随恩师启功先生十二年学书交流,他每天骑自行车到先生家里谈诗学书的经历,如今已成一段佳话被广为传颂。

  不是每人都有这份幸运,也绝非每个人都有这份坚持。

   启功先生桃李无数,书法可与之比肩的恐怕仅有张志和先生一人。

   老同学见面也常常会谈起这位老兄,赞赏一番、感慨一番。调侃自己:增加的,除了岁月,还有白发。生活的烟尘早已把我燎烤的面目全非,那些怡情养性的东西早已丢掉。

     回家就会手握一会儿笔管,抚摸几页泛黄的古诗词。觉得那份初心还在,情怀还在,只是曾经喜欢的古诗词已渐行渐远。

         如今,张志和先生的高度,我们已难以企及,望其项背,仰止如高山。

    “有你在,灯亮着”。这是冰心写给巴金先生的一句话。

  志和兄长又何尝不是我们这群人的一盏灯。我们这些同学,都已步入知天命的年纪,自认为已看尽人间兴废,往往安于现状、怠于前行。

   他的作品始终保持一种奋力前行的状态。会让人精神一震。

   看到他因长期伏案微微前倾的脊背 ,很是敬佩 。不是自然衰老,而是长期坚持,是一种奔跑前行的姿态,是我们都该有的姿态。人生如此,才会精彩。

   有时,在网页上,我会长时间流连欣赏他的作品,此时他的书法就具有另一种功能:会人我变得安静和愿意思考。

  看着他古朴大气的书法作品,我就有梦回大唐的感觉。若志和先生用他精美的楷书,写就一幅唐朝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该是一件多美的安排。

  不必去分辨那个吟唱着《渔歌子》的诗人是否精通书法,或是书法家张志和把《渔歌子》写成千古绝唱,总之,会是两位杰出的张志和自然的相遇,会是特别和谐美好的画面。

     俩志和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管经历多么久远的岁月,书法和诗歌的美感都那么强烈存在,不能被忽略,他们各自把自己的事做到了极致。

    感谢历史上有这样两个张志和。虽然相隔着一千三百多年,但书法家张志和,用他的笔墨把这距离研磨掉了,他把张志和的名字叫的更加响亮。

书法家张志和与诗人张志和同样杰出,相信在历史上会有着同样的的重量。

   其实,生活中,碰巧与哪个名人重名,是一件尴尬的事,常常会被取笑。但张志和的名字,被人提起时,没有违和感,人们只是会问是书法家张志和还是唐代诗人张志和?

     我们之间岂止有着三十年的距离。

   今晚,我用心搜索张志和的百度网页,对他近年来的作品细细品读,他在红色老区井冈山捐建书写毛泽东诗词碑廊,他为教育工程捐赠154幅作品,价值超过千万,成功之后甘于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是志和先生更加令人敬佩的地方。

   平时经常联系的同学中,也有很优秀的,景伟这些年的书法在圈中也颇有影响,则思已成省内知名散文作家,国军做律师也风生水起,淑敏从政也是有声有色。

   如此有影响力、堪称大师的也仅仅张志和先生一人。

  就像头顶的一面明镜,返照出相差的距离。我们曾经一起出发,如今张志和先生却远远走在前头,领跑在千千万万书法爱好书法者前头。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这一场三十年的路程,他走的漂亮。他把当初书法爱好变成一辈子的事业。做到这样的没有几人。

        志和先生的书法成就,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唤起、唤醒作用。

   在提及王羲之、颜真卿这些大师们,会很自然的欣赏。毕竟他们遥远的像天上的星辰。一旦欣赏起志和先生的书法,会有一种亲近和踏实感,浮躁的现实中,他奋力前行了三十年,用自己的作品追赶着古人。  

  今天的我们已然成为大师的铁粉。虽已知天命的年纪,也得鼓励自己: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啊。还来得及,人生尚有无限的可能去丰富充实。

甚至会有百年人生已荒废的愧疚。

志和先生带给我们的不止有书法之美,还有引领和思考的作用。

  好像有大师在前引领,无法前行,又感觉大师在后追赶,更无处躲藏。

会有这样的思考:时间都去哪了,我把自己的时间荒废到何处了,早已不记得三十年前欣赏过什么、执著于什么了,总之是,一无所长,仍然济济于俗人俗事。

   除了上班,过去业余时间,蹉跎消磨过去了,去跳广场舞了,每天都“舞低杨柳楼心月”,出一身大汗而归,小日子觉得还挺好。

     年轻时, 曾经喜欢唱歌,也会喊上两嗓子。读书时,曾狂热的喜欢过伤痕文学、朦胧诗派。当年感动着舒婷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的诗句,就赶紧找个对象嫁人了。

   如今,爱人的肩膀倒是可依靠,只是青春不在,诗人已老,诗歌已远。

   用鲁迅的话说,张志和堪称中国脊梁式的人物。人生如此,酣畅淋漓,才叫快意人生啊。

  自己呢,可怕的是反省批判自己的能力也没有了,可悲的是欣赏的功能也逐渐退化了。

   庸庸碌碌,混混沌沌,就走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如果说有什么地方成功,那我算是一个合格的广场舞大妈吧,再要求自己读读古诗词,练练钢笔毛笔书法,关键能把字写好了,也不错,这样一想,自己又快乐起来。

     当然, 广场舞大妈与书法大家难同日而语;而 蹉跎三十年与奋斗三十年的结局也早已注定。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与张志和先生的距离,又岂止三十年啊。

     书法家,此生已难成,但至少还可以成为一个爱好者,时刻提醒自己:认认真真地把人前人后该写的文字写好,也是认真做人的一部分。

  不算太晚,把这个道理传递给后辈们,明天就带着侄子、外甥去博物馆看志和先生的书法展,让他们明白:有书墨相伴的人生会很美!

责任编辑:乔瑞锋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hnyl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